違反運動禁藥管制規條

 icon-minus-circle 規條一:運動員身體樣本含有禁用物質或其代謝物

若運動員所提供的樣本(尿液或血液)被驗出含有禁用物質或其代謝物,而呈陽性化驗結果,即屬違規。根據嚴格責任原則,無論運動員是否故意攝入,都必須為其樣本中發現的禁用物質負上全部責任。


 icon-minus-circle 規條二:運動員採用或意圖採用運動禁用物質或方法

只要透過可靠的證據,如運動員供詞、目擊者證供、文件記錄,或由分析運動員樣本數據得出的結論,證實運動員有採用或意圖採用運動禁用物質或方法,便可指證運動員違規。


 icon-minus-circle 規條三:運動員逃避、拒絕或不能提供樣本作檢測

運動員必須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接受運動禁藥管制機構執行的藥物檢測。如運動員在沒有充分的理由下,逃避、拒絕或不能提供樣本作檢測,即屬違規。


 icon-minus-circle 規條四:行蹤資料失誤

藥檢名單中的運動員必須遵守行蹤資料要求,每季準時提交準確和最新的行蹤資料 (如住宿地址、訓練及比賽資料等),以便隨時隨地接受藥物檢測。如運動員在12個月內累積3次「匯報失誤」或「遺漏檢測」,即屬違規。


 icon-minus-circle 規條五:干預或意圖干預運動禁藥管制的任何部份

干預運動禁藥管制的行為,包括但不限於妨礙藥檢人員、向運動禁藥管制機構提供虛假資料、或恐嚇可能成為證人的人士。


 icon-minus-circle 規條六:藏有禁用物質或方法

運動員或運動支援人員如在沒有合理原因或獲得已批核的治療用藥豁免 (TUE) 的情況下,藏有禁用物質或方法,即屬違規。


 icon-minus-circle 規條七:販賣或意圖販賣任何禁用物質或方法


 icon-minus-circle 規條八:提供或意圖提供禁用物質或方法給運動員


 icon-minus-circle 規條九:串通行為

任何人士協助、鼓勵、教唆、合謀、隱瞞或參與任何涉及違反或意圖違反運動禁藥管制規條的故意串通行為,即屬違規。


 icon-minus-circle 規條十:違規的合作關係

運動員或任何專業及體育界人士與因違反運動禁藥管制規條而正接受停賽處分、或因違規而曾於刑事、紀律或專業聆訊中被定罪之運動支援人員有業務或體育相關的合作關係,即屬違規。